Finka
生平背景

“对疾病的恐惧,有时会比疾病本身更加糟糕。世上没有消除恐惧的解药,如果你不愿意屈膝投降,就只能和疫情死战到底。”

Lera Melnikova博士 USAMRIID特邀讲师, 2015

控制

Lera 九岁时被诊断出患有神经病变,症状包含肢体肌肉慢性退化,以及四肢失去知觉。她生于切尔诺贝利核事故三年后,在白俄罗斯境内受辐射污染的戈梅利市。她与许多患有先天性缺陷的儿童一起长大,而这项诊断让她的恐惧成真。她父母鼓励她与年轻的兄弟姐妹们多进行肢体运动时,她便更加努力鞭策自己,决心让自己的身体一直保持于顶尖状态以克服自己的神经疾病,年轻的她相信只要身体保持健康,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Melnikova 三兄妹从小便时常运动,Lera 特别特长于需要高度敏捷及灵巧的活动上,但在找到根治方法前神经疾病只会不断恶化的事实一直在脑中盘桓。于是她决定自己寻求解决办法。

Lera 搬到新西伯利亚以就读州立新西伯利亚大学(NSU),并且以微生物及免疫学博士毕业。她留在 NSU 的生化科技及病毒学实验室,她的研究找出了针对各种病原体及神经疾病的治疗方法,包括她原患有的疾病,治疗方法包括药物与能够自行溶解的纳米机器人。虽然还不能完全根治,但至少也是一项有效缓解的办法。

感同身受

如果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SB)没有找上她的话,Lera可能就该直待于学术界。俄罗斯Spetsnaz特勤干员及特别探员面临逐日加剧的危险物质威胁,包含 VX 气体等有机磷化合物。从此Lera不再仅致力于个人利益,她的研究拯救了许多素昧平生的陌生人的性命。这些病患们也时常联系她,送给她感谢信,照片以及明信片。Lera 发现自己可以有更大的影响力,于是马上答应这个与Spetsnaz一同工作的机会,为此单位的极高身体机能需求调整纳米机器人。很快地,她开始享受俄罗斯特种部队所带来的竞争性,同僚情谊及抗压性。她加入了陆军,致力成为红扁帽的一员,以化生放核(CBRN)专家的身份于前线挽救性命。

于俄罗斯陆军服役的Lera很快证明了自己的身心坚强得足以申请加入Spetsnaz。训练过程相当残暴,特别是与Kapkan一同进行的小刀近身距离作战(CQB)训练。一个疏忽之下,Kapkan挥舞的刀便直接从她的眉头划到脸颊,但在疼痛超出负荷之前她打断了他鼻梁与肋骨。结果他们两个一同在医疗帐篷内待了一整晚,双方不发一语,但对彼此有着不言而喻的尊敬。从那天起,她获得了自己的称号,Finka“小刀”。

Lera 博士成为了Spetsnaz化生放核专家,加入了FSB底下的信号旗单位,并以纳米机器协助她的单位于危险区域中生存。她是唯一一位能为每位特勤干员量身调整纳米机器人的人。

她因为致力于重建俄罗斯对于处理及解决危险物质的作战规则而获得关注,而她也是与其他反恐单位进行联合演习时的首要专家人选。Six邀请Lera协助Rainbow Six组成自己的化生放核小队,而Olivier “Lion” Flament 是她的首要人选。

过去的恐惧

Lera 发现她的神经病变逐渐对治疗产生了抗药性。过去的恐惧再临,她更加强硬地逼迫自己维持巅峰状态,并详加分析调查每一次的痛苦。

她持续调整并改良自己的配方来延缓身体退化所产生的疼痛及麻木感,也强迫自己与 IQ 和 Valkyrie 锻炼,甚至到了在运动后会呕吐的程度,虽然只有 Valkyrie 了解身体锻炼时几近摧残的极限在哪里。Lera 仍然无法区分出这是症状使然抑或是正常的疲惫感。她受到自己的恐惧所驱使,在这样疯狂的状态下被磨练得出类拔萃。然而她已不再年轻,只是抱持比过去更深的绝望坚守着自己的生命。她试着私底下找到新的疗法,但 Doc 知道了这件事,并密切观察着她的病情,以免病情影响她的表现。她没有跟任何人共享这件事情,包括她那位务实严肃的心灵导师 Kapkan,或是会和她喝酒调情的 Tachanka。

Lera 近期也在她的工作室制作了相片与信件墙,用来提醒她治疗不是只为了自己。但她仍旧害怕自己屈服于神经病变。

装备

技能装备

进攻

专属技能

在每次行动开始前,Finka会将纳米机器人注入每一名干员的体内。这些纳米机器人的主要成分为锌,药用鸡尾酒被注入至其结构之中。一旦她激活信号,纳米机器人就会自行分解,锌会作为营养成分被身体吸收,并加速药物吸收过程。在此影响下,干员会得到短暂的生命值上升,能从濒死倒地的状态下复原,并得到后坐力降低的增益效果。

Primary:Spear .308
SASG-12
6P41

Secondary:PMM Pistol
GSH-18

Gadget Breach Charge
Stun Grenade

Speed: Medium

Armor: Med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