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了解最新育碧最新消息

返回

《英雄无敌7:烈火试炼》传奇故事之“蓝鸟”约格

《英雄无敌》最新资料片《烈火试炼》现已正式发售,游戏支持简体中文且无需购买《英雄无敌7》游戏主体即可单独进行游戏,育碧商城仅售39元。除了新增了堡垒势力以及两张原创的战役地图,更有多种强大的新生物和宝物等着你去探索与发现。

 

在本次的资料片中,玩家所熟知的力量英雄约格将再度登场,他的冒险也将在《烈火试炼》的全新战役“变换的沙丘”中继续。为什么拥有灯神血统的约格没有成为一名卓越的法师呢?约格的称号“蓝鸟”又从何而来?我们将通过约格的人物介绍以及官方剧情故事《何谓力量》来揭示这一切的答案!

 

力量英雄——约格

蓝皮肤的约格既不是人类也不是兽人,更不是野兽。他生于灵魂之屋一个强大的法师家庭,出生时体内就融合了灯神的精华。他的双亲希望借此将他们的孩子打造成有史以来最强大的法师。然而,龙神总是有种奇怪的幽默感,这种与魔法生物的融合起到了反效果:与魔法有关的一切事情约格都不擅长。被双亲遗弃,被法师流放,约格最终舍弃了他原本的名字并在兽人与兽形人之中找到了自己的归宿。

 

 

何谓力量

导师萨尔曼大师和两名面容严厉、全副武装的仆人将男孩押送到萨哈沙漠的深处。在脾气暴躁、气味难闻的骆驼背上渡过的这整整四天里,他们三人一言不发。起初第一天,男孩还问了很多问题。到了第二天,男孩就没多少话了。而那之后的几天,男孩便放弃并彻底认命了。

毫无疑问,他正在接受惩罚。

 

 

终于,男孩在早上醒来并发现那三个人正在收拾骆驼上的行李,却并没有告诉他该做什么。他担心这天就是他们将匕首刺入他心脏的日子。

虽然他年仅九岁,但他知道他的法师父母对他十分失望。父母所给的每一个魔法试炼男孩都失败了。这不仅仅是单纯的失败,而是彻彻底底的失败。甚至有几次,有人因此而受伤。他本该成为成功的典范,现在却被父母当做一种耻辱。那种程度的失败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于是,在那天早上,当太阳刚越过地平线并在无尽的褐色沙漠上洒下一缕橘色的光芒时,萨尔曼大师向男孩走来。

导师拿出一个装满的水袋。当男孩无言地接过它之后,他又递给男孩一把弯刀。

“别再回来。”导师说。

男孩试图忍住不哭,但豆大的泪珠从他的脸颊滴下,他说:“我知道。”

萨尔曼走了,爬上了他的骆驼。男孩向前一跃并问出了那个一直困扰着他的问题:“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仆人们逐渐远去,萨尔曼则稍微停留了一会。他望向男孩的肩膀并说道:“孩子,魔法即是力量。你的失败就是我的失败,也是你母亲的失败。你让我们都变弱了。”

萨尔曼骑着骆驼走了,只剩下留着红色长发的蓝皮肤男孩独自待在沙漠之中。

奇迹般的是,男孩在一年之后仍然活着。

穿着自己猎杀的动物的毛皮,拿着比他还高半截的长矛。男孩已经学会了如何避开兽人和地精的巡游部落。他远离半人马的狩猎场并且学会了如何躲藏在残忍的独眼巨人的鼻子底下,因为尽管他们有着如同猎鹰般优秀的远视能力,但在近距离时他们更依赖于触觉和嗅觉。很显然,这个男孩并没有发出他们视为威胁的气味。

或许是因为他的灯神血统。

他首先学会了独眼巨人的习惯和语言。兽人部落总会定期来向这些迟缓的巨人们寻求协助,通过观察这些接触的场景,男孩了解到独眼巨人的语言就像是兽人语的一种方言。

 

 

在随后的某一天,男孩尾随着一小群豺狼并期望能够猎杀其中一只作为晚餐。他不敢独自对付这一群豺狼,但这是一群能够被腐肉气息所吸引的贪婪野兽。

他小心地爬到沙丘的顶部观察豺狼们所追踪的目标……是一个独眼巨人。

这个巨人在空地上盘腿而坐,身体微微前倾,接受着午后阳光的炙烤。他不曾移动半步,兴许他已经死了,这大概也是豺狼们到这来的原因。

男孩看着这群野狗围住了独眼巨人。他们吠叫着并且越靠越近,胆子也越来越大。男孩见状咆哮起来,这不公平。这不是一个如高塔般健壮的独眼巨人应有的结局。

男孩紧握长矛站了起来。他简单地数了一下,共8匹豺狼,除了冲向他们,男孩心里并没有什么计划。如果他能干掉几只,或许就能吓跑他们。

长矛在手,他冲下了沙丘。

当第一只豺狼向扑向那个一动不动的独眼巨人的脖子时,男孩还离那很远。突然,巨人一下子动了起来。他抬起右臂,拖出已经埋在沙子之下的巨大狼牙棒。沙土如同水一般飞溅到空中,随后巨人开始挥舞武器。它一击便杀死了那只豺狼,尸体被击飞到了远处的沙丘上。

当独眼巨人缓过神来,另外两只豺狼也发动了攻击。一只咬住了他的腿筋,另一只则缠住了他的左腕,巨棒落地的巨人愤怒地咆哮起来,继续与野兽搏斗。

这时男孩冲了过来,他将长矛投向其中一只豺狼,武器刺入了豺狼的肋骨并穿透了身体。男孩随即拔出两把弯刀,一把是萨尔曼大师许久之前给他的,另一把则是用死了很久的母狮獠牙削成的。

一只豺狼攻了过来,但男孩挥舞的双刃随即将其开膛破肚。

随后,剩下的几只豺狼逃向了沙漠,只留下年仅10岁的蓝皮男孩站在手持两具豺狼尸体仅受轻伤的独眼巨人身旁。巨人缓缓转过身来,男孩第一次见到了独眼巨人恶魔般的面容。本该是独眼巨人最标志性特征的独眼并没有出现在他的脸上,只有一个让他脸部变形的深坑。

独眼巨人嗅了嗅空气,然后就用兽人语问道:“是谁?”

“一个流浪者。”男孩用独眼巨人的方言回答道。

巨人将两具豺狼尸体扔到脚边说:“你不是独眼巨人,我空手就能干掉你。”

“如果你想拿气你的大棒子,”男孩说,“就在你的右脚后面。”

独眼巨人慢慢小心地弯下腰,从地上捡起对于男孩而言像一棵树般的巨大木棒。巨人直起身子有9英尺高。如果不是因为他没有眼珠和布满伤痕的面容,它可能是男孩见过的独眼巨人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位了。

 

 

“我并没有恶意。”男孩说。

“你比兽人瘦小,也没有地精的气味,你到底是什么?”

“我就是我,我没有恶意。我只想带走一只豺狼。”男孩边说边意识到肚子已经饿扁了,而身边就有新鲜的肉,即使只是瘦弱豺狼的肉。

“我干掉了三只,这三只是我的。”

“我干掉了两只,但我只吃一只,另一只作为给你的礼物。”

有一瞬间,男孩以为独眼巨人会反悔并直接杀掉他。只要巨棒一击就可以置他于死地,即便没有直接命中也难以逃过一劫,而如今他站的太近了,近到不认为自己能够躲开这一击。他已经看过独眼巨人的动作,即便是瞎了之后也是惊人的战士。、

独眼巨人左右晃了晃头,在空中嗅了嗅,然后奇怪的是,他向男孩微笑着说到:“我想我把一只豺狼打得太远了。”

男孩也笑了,“我能看到它,在六十英尺之外。”

“才六十?看来我的手感变差了。”

男孩大笑起来。

他们在离男孩遇见独眼巨人的地方不远处的一个洞穴门口生了堆火,把各自的豺狼煮熟了。

洞穴里有一口清泉可供他们饮用。等他们喂饱了肚子之后,独眼巨人开始嚼起了豺狼的骨头,不知是当做零食还是仅仅为了享受这种用牙磨碎骨头的感觉,之后独眼巨人转过身来开了口。

“我,马格拉什,曾经的断背者马格拉什,饮血者马格拉什,如今是瞎子马格拉什。”

按风俗男孩此时也要自我介绍,但是当他开口打算说出那个自己出生时获得的名字时,他却无法说出来。那再也是他了,他的父母把他遗弃在沙漠里等死。他活到现在的唯一理由就是自他被流放的那天起心中所产生的怒火,一种遭受蔑视的感觉。唯有活下去是与父母的愿望抗争的唯一手段。

当男孩看向巨人失去的独眼留下的大坑时,一个新名字出现在脑海中。于是男孩给自己起了新的名字。

“我叫约格。”

马格拉什爆发出一阵深沉如雷霆般的笑声,回荡在他们背后的洞穴里,回荡在萨哈沙漠的沙丘上。约格也笑了,他知道这个名字会取悦独眼巨人,不过他没料到巨人会这么高兴。

“马格拉什没有眼睛却遇到了一个名为约格的男孩”,马格拉什说完,又发出一阵笑声。

“约格”在独眼巨人的语言里的意思是“眼睛”。

那天晚上,马格拉什邀请约格留下来,他们安顿下来之后,约格斗胆问了一句:“发生了什么?”

“该死的天使,因为我的恶魔血统,他们让我活着接受惩罚,就好像恶魔血统是马格拉什自愿选择的一样?”

“天使”,约格厌恶地说到。虽然他从没见过,但是他从小就听说过。从萨尔曼大师强迫自己阅读的那本书里,他学到了很多。“天使总是和惩罚联系在一起,这帮自以为是的家伙以为自己能够审判别人,谁给了他们这种权力?”

“光之龙神给了他们这种权力”,马格拉什理所当然地说到。他们沉默了好一会,然后独眼巨人再次开口,“马格拉什不能理解男孩说的内容的一半,你是说你不喜欢天使?”

“不,我不喜欢他们,我不喜欢任何自以为是的家伙。”就像是仅仅因为不能使用魔法就将自己的孩子遗弃在沙漠的父母。

“很好,恐怕我得干掉你了。”

随后巨人很快便开始了打鼾。

十六岁的时候,约格仍和马格拉什一同旅行。第一年的时候,独眼巨人还在不断威胁要吃掉男孩。第二年的时候,他在一直抱怨约格的软弱,却无视其它任何问题。第三年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成为朋友了。

他们这个组合危险而致命的声誉让许多部落都不愿接受他们。不是没有过尝试,多到约格都数不清了。兽人、地精和独眼巨人们都试图杀掉他们,每一次的尝试都会面对致命的武力。

 

 

约格必须变得更加的强壮敏捷。和一个总是高估他力量的巨人一同旅行,让约格很快发现自己总是要面对远超自己能力的局面,只能靠蛮力扛过去。他同样学会了如何使用剑、斧、匕首甚至是空手进行战斗。当他和马格拉什背靠背作战时,他会用简短的命令指挥巨人冲向敌人,他们发展出了一套自己的语言,以此击败了任何前来的敌人。

他们所向披靡,事实上,很快他们就不避开部落。相反,有些氏族甚至会在节日或庆祝的时候邀请他们前来自己的临时城镇,因为他们的杂耍表演和他们的战斗能力一样广为人知。

那是约格一生中最快乐的年华。

但是马格拉什想要的更多。约格已经满足于在沙漠上闯荡,只要有自己的巨人朋友和求生意志就足够了。但是独眼巨人开始谈论一个优秀氏族所具备的力量,以及如何从一个氏族发展成整个部落,并建立一支足以和神圣帝国以及天使们抗衡的部落大军。

由于约格觉得他欠独眼巨人很多,同时也因为他其实已经在心里把这个盲眼的巨人当做父亲来爱戴,所以约格仔细地听着。

“没有人会追随一个瞎子酋长”,有一天晚上,马格拉什在开阔的沙漠中说到。

“那我们怎样建立一个你的氏族?”

“不是马格拉什的氏族,傻瓜。我说的是约格的氏族。没有人会追随一个瞎子酋长,但是约格是眼睛,他看得远,能够在敌人行动之前看见敌人,他看穿一切,约格的氏族将会很强大。”

“没人会追随我”,约格说到:“我是人类和灯神的混血,出生在七城联邦,兽人憎恨法师。”

“即使你是人类,即使你是蓝皮,兽人都不在乎,只要你够强大;独眼巨人不在乎,只要你够强大;没有人在乎,只要你够强大。”

强大,这个萨尔曼大师说过的词又突然出现在约格面前。他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过这个大胡子男人了。如今,他又想起了当时的样子,萨尔曼大师在骆驼上盯着他,就好像他是无比的耻辱一般。

“有人曾告诉我说魔法就是力量”,约格小声说到。

“这太蠢了!力量就是力量,魔法就是魔法,兔子就是兔子”,马格拉什用其惯常的方式言简意赅地说到。约格以前曾以为独眼巨人们都是迟钝的生物,但是在和马格拉什生活这么多年后,他开始尊敬巨人简单的智慧。

马格拉什缓缓地靠过来,将大手抚在约格的肩膀上。虽然沉重强壮,但是同样令人安心。独眼巨人说到:“约格就是约格,约格不是法师的孩子,就像马格拉什不是恶魔的血脉。”

约格并不想要建立氏族,但是马格拉什需要。所以约格没有选择,只能问到:“我们从哪里开始?”

“从独眼巨人开始。”

这是约格第一场真正的战斗。他曾经经历过战斗,在他十七年的岁月里干掉了许多敌人,但是如今他将作为领袖,率领自己麾下的十二个独眼巨人,不包括马格拉什和他自己。

在干草地的另一边站着另一伙人,大概有六十多个,他们试图通过洗劫七城联邦的边境来获取名声,而现在他们转而打算干掉臭名昭著的马格拉什与约格。这伙人由兽人和地精组成,也包括四个独眼巨人,他们的领袖是无情的兽人孔多。

“今天,一切将拉开序幕”,马格拉什说到,他的胸前与腿上已经出现一些白色的毛发,这是巨人年岁已高的标志。

“我必须和孔多单挑”,约格说到,否则这些无部落所属的兽人和地精是不会加入他的,这样就不得不干掉全部这伙人。

“其他人知道”,马格拉什代表他的巨人亲族说到。

“你认为我能干掉他么?”

巨人耸耸肩,“如果不能,我们就去追随孔多。”

“感谢你们的信任。”

“别让孔多打到,你就赢了。这,就是建议”,马格拉什不耐烦的说到。

约格盯着站在对面那伙人中间的那个又高又壮的兽人。他的皮肤遍布纹身,獠牙很长,更重要的是,这家伙是以巨斧技巧无人能及的战士身份而闻名。而约格不得不想办法独自干掉这个家伙。

约格向前走出五步,站在他的巨人们身前。他知道自己和身后的巨人相比十分弱小,但是他之前做到过不可能的事情。他手下的所有巨人都是他招募的,并教给他们新式的战斗方法,结合了战术与力量。他们或许人数稀少,但是他们已经击退过三倍于自己人数的势力。

约格将自己的剑高举过头顶,他的棕红色长发随风飘舞。最近他开始在身体上纹上兽人样式的纹身,但是传统的墨水在他蓝色的皮肤上显现不出来,多亏了一个萨满才找到了合适的墨水。他蓝色皮肤上的白色纹身使他非常显眼。

“孔多!”约格的吼声穿过了田野。

巨大的兽人在头顶上挥舞着自己的战斧,激励自己的队伍进入激昂的狂热当中,所有人都已经准备好战斗了。

“你就像个拿斧子的法师,你个懦夫”,约格喊道,他知道这样的羞辱会带来什么样的回应,这是他两周前下定主意要对这伙强盗下手时就已经仔细预谋过的。

孔多从自己的队伍中冲出了十步,并高声吼道:“你个蓝鸟,孔多今晚要折断蓝鸟的翅膀并煮了吃掉!”

“那就来面对我!面对我,懦夫,要不就滚回去吃奶去吧!”

马格拉什在约格身后说到:“有点过分了,给兽人留点荣誉。”

但是约格的话起到了效果,孔多转向自己的手下,吼出了命令,让他们冲锋。

约格下令:“冲向他们中间,带我去孔多那里。”

两伙人冲到一起,形成一场盾与斧棒的相互交织。任何旁观者都认为人少的一方要输,虽然他们都是由巨人组成的。但是约格已经训练过这些独眼巨人们怎样在保持阵型的情况下与大量敌人作战。他们的作战既有策略又保留荣誉。很快,约格的部队就切入了对面那伙人当中,将他们一分为二。

 

 

约格的斧剑纷飞,一路冲进战斗。在来到孔多面前之前,他已经砍翻了两个地精与一个兽人,但是他太专心于周遭的战斗,险些被孔多的第一板斧砍掉脑袋。

这个兽人迅速且强壮,他的战斧招招致命,约格必须全速才能避开这些攻击。他翻身一跃穿过草地,及时挡开对手打算打脱其左手战斧并撞麻的其手臂的攻击。

孔多就像一个在战场上旋转的舞者,而巨斧就是其舞伴。

侧面的一击切开了约格的左肩,斧柄正面打断了约格的鼻子,鲜血流入他嘴中。约格跳起才勉强躲过能够彻底砍掉其左腿的一击,只在腿上留下了一条深深的血痕。

孔多停了停,汗水划过兽人丑陋的面容,让他呼吸急促。在两个斗士周围,整个战场都已经停顿了。所有人都知道这场决斗将决定战斗的走向,所以他们都在等待最终的结果。

兽人说到:“今晚,孔多将喝蓝鸟的血。”

约格咆哮着顶了回来:“那你就败坏了所有兽人的名声。我们从不喝敌人的血,那是法师的谎言,我们让敌人光荣地战死沙场。”

就连约格都能感受到周遭的人群中有些赞同的声音。

“蓝鸟知道兽人什么?”孔多生气地吼道,吐沫星子从他的獠牙之间飞溅出来。

“没错”,约格吼了回去,“我不是兽人,我不是地精,或是独眼巨人,或是半人马。我和沙漠一样无情,我和袭击沙丘的闪电一样迅速而致命,我和沙暴一样狂野,我就是约格!”

两个决斗者冲向彼此,武器交织出火花,更多的鲜血渗入沙尘中。终于,约格纵身一滚躲过孔多的攻击,突破了高大兽人的防御,他的剑光一闪,从侧面砍进了孔多的脖子。

兽人停住了,战斧落地,直愣愣地盯着沙漠的远方。

“不必担心,孔多,我不会喝你的血或是吃你的肉”,约格说着将剑锋挥向另一方向,顺势将兽人的头颅从肩膀上砍了下来。

他周围的独眼巨人发出了欢呼,而孔多的手下则不知自己将要面对怎样的命运。他们手中握紧了武器,或许他们只有杀出一条生路?

鲜血从右臂上深深的伤口处涌出,马格拉什走向前来,站到好友的身边。他做出一副鄙视所有敌人的姿态,这幅丑陋而遍布伤疤的面容正在嘲笑着他们。

“我说咱们把这些人的头颅都插在棍子上吧”,马格拉什咆哮到。仿佛是在暗示一样,约格麾下所有的独眼巨人,无一例外都咆哮着赞同。

接近半分钟的叫声让所有人感到紧张,战斗临近,似乎所有人都接受了这一结果。

但是随后约格举起了自己的手臂,在一片混乱之中,他走向孔多的头颅滚落的那篇高草地。他捡起头颅,滴落的鲜血凝固在他手上。

“这是约格需要的唯一一个头颅!”约格吼道。

所有的眼睛都盯着他。

马格拉什生气的咆哮着,但是只有约格知道他这是演戏。之后盲眼的巨人转向聚集在一起的兽人、地精和独眼巨人,说道:“约格酋长万岁!”

所有敌人都一致地将武器扔到面前的地上,这代表着效忠的誓言。

约格的伤口已经缝合,但仍然疼得要命,他躺在篝火前,他最初的氏族在他身边,他们庆祝着这一时刻,一个将会更强、更精明,且有着强大未来的誓言。

马格拉什则在剔牙,似乎他完全不担心这一切,这让约格很恼火。

“接下来怎么办,马格拉什?”

“问我干什么?你是酋长,一直都是。”

“一直?你在说什么?是你一直在引领着我”,约格说到。

马格拉什大笑起来,“愚蠢的蓝鸟,马格拉什瞎了,而你才是眼睛。”

约格感到一阵骄傲,但他不能表现出来,即便马格拉什已经瞎了也不能。他说到:“再提起什么蓝鸟,我就把你再驱逐出去。”

“哈,你可以试试!孔多不知道什么是蓝鸟,他蠢到称呼你为蓝鸟。”

“什么意思?”

马格拉什躺在地上,准备入睡。他将手臂枕在头后说到:“蓝鸟意味着死亡,蓝鸟总会在死亡的时候出现。约格就是死亡,约格就是力量。”

约格漏齿一笑,说到:“我认为约格就是约格呢。”

“那也是。现在,别再叽叽喳喳了,蓝鸟,让我睡会吧。”

“你从一开始就策划着这一切,是不是?”约格说到。

“马格拉什可一点儿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关于《英雄无敌7:烈火试炼》的更多信息,请关注育碧官网和育碧中国官方微博。

 

关于育碧

育碧是研发、发行与销售互动式娱乐游戏与服务的领导企业,旗下拥有丰富多元的全球知名品牌,包括《刺客信条》、《舞力全开》、《看门狗》、《汤姆克兰西》系列游戏、《雷曼》以及《孤岛惊魂》等畅销作品;开发工作室与办事处团队遍及全球各地,致力于为所有热门游戏平台,包含家用游戏主机、移动电话、平板以及个人电脑带来最纯粹、最深刻的游戏体验。育碧于2015-16会计年度内的营业额为13亿9千4百万欧元,想了解更多相关资讯,请访问:

 

育碧中国官方微博:http://weibo.com/ubisoft

 

育碧中国官方网站:http://www.ubisoft.com.cn

 

育碧游戏微信:ubisoft2012